當前位置: 在線閱讀網 > 未命名 > 章節216

章節216

 重適道:“當歸賣給了司徒叔叔,鹿茸賣給了紅袖姑姑,人參賣給了曾祖母……”

 “閉嘴!”雪芝再次目露兇光。重適也縮成了一團。

 這時,一群身穿白衣,手持細劍的人往前走著。帶頭的人居然是林軒鳳,林奉紫還有奉蔡誠。原來靈劍山莊的人也來了。雪芝一下激動起來,高呼道:“林叔叔!奉紫!”

 那三人一起回過頭,看向雪芝。看到雪芝這個樣子,奉紫并不吃驚。倒是林軒鳳一臉錯愕地頂著林宇凰,還有他身旁的“小黃鳥藥鋪”牌匾。片刻過后,他明白了,只意味深長地拍拍林宇凰的肩:“養女兒,就是要寵的。這話可是你說的。”

 “我知道……”林宇凰已經奄奄一息。

 雪芝沒心思搭理他,只是握住奉紫的手,笑得格外歡暢:“這可是趕廟會啊,怎么穿得跟戴孝一樣的?真少見你穿一身白。”

 奉紫笑得有些勉強:“還好吧,姐姐一直在賣藥么。”

 “是啊,你們也來買一點吧?”

 “好。”

 見奉紫在掏銀子,雪芝反而覺得不好意思,忙阻止她道:“我開玩笑的。穆遠哥最近怎么樣了?”

 這話一說出口,奉紫和蔡誠的臉色都微微一變。可是很快,奉紫便反握住雪芝的手,笑得很溫柔:“他很好。還讓我轉告你,他不再生你的氣了,讓你不要掛念他。”

 “真的?”雪芝眼睛都笑成了一條縫,“太好了,我賣完藥就去看他——不,我明天就去吧。他現在在靈劍山莊?”

 “別,別了。”奉紫忙道,“他是不生氣了,可沒說要原諒你。他叫你耐心等著,等到有一天原諒你了,你才能去見他。”

 雪芝略顯失望:“這樣啊……那改天好了。穆遠哥真是的,看看都不可以。”

 “放心。他過得很好,我相信你們定會有和好的一日。”奉紫在看了雪芝的笑容后,有些不忍地側過頭,輕輕閉上眼。

 雪芝原本心情很好,卻在聽見林軒鳳和林宇凰的對話之后悶起來:

 “宇凰,適兒長得未免有點太像他爹了一些。”

 “那是那是,跟他爹一樣討女孩子喜歡,就是不知道武功像不像。”

 “武功不論像誰,將來都會是個奇才。不過,上官透這小子真是越發厲害了,現在我走在哪都能聽到他的名字。前幾日他回了一趟洛陽,你不知道造成了多大轟動。幾乎整個城的人都出去了。”

 “我的女婿,能不厲害么?”

 “夸芝兒的夫婿你都要上天。”

 “他才不是我的夫婿。”雪芝一邊整理藥草,一邊沉悶道,“我早被他休了,我們早完了。”

 誰知道她這樣認真地說話,卻換來了林軒鳳一句“年輕夫妻都這樣,一吵架就別扭得不行”。

 重適也不高興了:“娘你撒謊!爹爹命那么多人來為他說好話,讓你原諒他,你都不理睬,還在外面亂說話。你不要再欺負爹爹了!”

 不過多時,林軒鳳等人離開。三個人又維持之前的姿勢,無奈地蹲在原位。

 一艘畫舫自斜對岸的仙山英州緩緩駛來。

 與此同時,一只點滿蠟燭、插滿箭的小草船從橋下緩緩駛出。船尾掛著一面白旗,上面寫著四個大字:卓不群號。此時這面白旗正迎風飄揚。這船并沒有船槳,有兩個在兵器鋪打雜的小廝拼命用雙腳刨水,奮力地推動船緩緩前進,以達到將要與對面華美畫舫擦身而過的效果。

 船頭站著一名身穿拖地長袍,頭戴黃金帽的偉岸男子。偉岸男子手中持著一把比臉盆還大的羽毛巨扇,在徐徐微風中,朝著被金甲完全包裹住的臉頰扇風。從縫隙中露出的兩撇胡子有規律地隨風飛起。他雙眼眺望著遠處的禿山,目中充滿憧憬,說話的聲音猶如朗誦宏偉詩篇一般:“昭君夫人終于將要流芳百世。”

 這時,船尾的一個小廝不小心打翻了一個蠟燭。火悄悄燃燒了草船。

 不少趕往廟會的人都不禁停下來,看著這只小小的草船,琢磨這草船上的箭和蠟燭是什么意思。而這個偉岸的男子目空一切,眼中似乎只有極遠處的禿山。他一直在說話,卻也不知道是在對誰說:“諸位一定好奇我的身份,但我永遠也不會說。”

 “這一切的一切,都讓歷史來評說吧。”說罷,他用巨大羽扇指了指那座禿山。

 兩個童子正在拼命撲火。片刻過后,金甲將軍嗅嗅鼻子,轉而微笑道:“春天的味道。”

 草船徐徐前進,他身后寫有“卓不群號”的白旗在春風中熊熊燃燒。

 仲濤和裘紅袖站在仙山英州的門口,蹙眉看著燃燒的草船。仲濤一臉疑問:“這么重的燒焦的味道,我都聞到了,這船的主人聞不到么?”

 雪芝這一邊卻沒一個人留意到河面上的動靜。雪芝只是撐著下巴,呆呆地看著自己面前的藥草。好不容易有時間遠離江湖紛爭,可以輕松自在地做自己想做的事,自己卻一直開心不起來。

 她拼命阻止自己不要去想一些不該想的事。

 誰知道,抬眼便看見一個個子高高的男子正陪著一個漂亮姑娘挑選刺繡。那姑娘用指尖碰觸著做工精美的桃花刺繡,對男子微微一笑,男子的眼中載滿了寵溺和柔情。

 這時候,重適冷不丁冒出一句:“我想爹爹了。”

 雪芝立刻在他頭上打了一拳,冷哼一聲沒出息的小鬼。可是收了手以后,自己心情也很復雜。她后悔自己選了這么個地方賣藥草。

 蘇州,蘇州的橋,蘇州的水。蘇州的燈會。

 這里載滿了多少回憶。

 岸邊的綠葉中里,千百朵粉白的桂花探出個頭,在喧嚷的夜中明明赫赫,如火如荼,傲然盛放著。春風像是調皮的貓兒,輕柔地撥弄著花瓣。花瓣紛紛落下,像下了一場茫茫大雪,落了雪芝滿頭。

 清香醉人。

 雪芝閉上眼,深吸一口氣,嘆道:“月桂雖好,我卻更喜歡櫻花。”

 誰知垂目的時候,她看一雙雪白的靴子。再一抬頭,一枝綻放的寒櫻便出現在她的視線中。

 雪芝像是從未見過櫻花一樣,雙目直直凝望著花瓣。其實她不是驚訝于這花枝,而是非常膽怯,不敢抬頭看說話之人。回頭看看林宇凰,他的眼中早已露出了毫不懼怕的嘲意。再看四周,街上很多人都停下腳步,留下他們注視的目光。

 重適則是非常煞風景地歡呼道:“爹爹,爹爹!”

 那人卻柔聲說道:

 “在下復姓上官,長安人士,目前暫住在對岸的仙山英州,不知可否請姑娘過去小坐片刻?”

 見雪芝沒有反應,一只戴著白玉扳指的手拾起藥草,那聲音竟變得有些不懷好意:“還是說,要我把這些都買了,芝兒才肯賞臉說幾句話?”

 “沒錯。”雪芝終于抬頭。

 萬物像是在剎那間停止了呼吸。

 桂花七里飄香,兩岸垂柳玉樓,金縷紅袖。畫舫依舊安靜地躺在河面,在輕軟夜風中,喧囂街道旁,悄悄前行。眼前的人正摘下臉上的櫻花面具,她又一次看見那雙琥珀色的眼。

 一份埋藏不住的心動在悄然滋生。就像十年前那樣,不曾改變。

 她對他露出微笑。

 而江南如畫,人亦如畫。

 ―――全文完―――

在 線閱DU網:http://www.eftrkn.live/
三d历史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