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在線閱讀網 > 月上重火小說 > 章節215

章節215

 “你想讓奉紫照顧你可以,我也可以一起的啊。”雪芝扶住他的肩,像是在努力讓他信服自己,“我們倆可以一起照顧你的,這樣不好么?”

 許久,穆遠又搖了搖頭。

 “為什么?”雪芝輕聲道,“……這么討厭我么?”

 穆遠只是低垂著頭。

 “姐姐,在經過那樣的事以后,你還要他不討厭你?”奉紫輕嘆一口氣,撥開她的手,推著穆遠離開,“我們走了。”

 “穆遠哥!”雪芝上前一步,用袖子擦拭著眼角的淚水,“我知道你是在生我的氣,現在不想看到我。但我一定會來看你,等你消氣了,就回重火宮好不好?”

 穆遠半側過頭,沒有回答,繼續轉過頭去。

 “好不好……”雪芝幾乎是用哀求的聲音嗚咽道。

 到最后,他還是沒有看到她對自己笑。他不是不后悔的。

 因為,這是最后一次了。

 星光灑滿整個庭院。近處的樹林亭臺,遠處的飛檐反宇都載滿了銀白的光芒。

 漫天的星斗化作晶瑩的光,蕩漾在重火宮的碧波中。空氣寂涼,風中充滿著枯葉潮濕的氣味,如同一個夢游的人,在黑夜中孤單地飄搖。

 雪芝站在夜空下。淚水風干后化作一片片小刀,殘酷地割傷她的皮膚。而她只是茫然地看著極遠的地方。

 很快,有一雙手從身后將她抱住。她沒有掙扎。那臂膀加重了力道,緊緊地摟住她。

 “芝兒,不要難過了。”上官透低沉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,“外面很冷,回屋休息好么。”

 他很久沒有對她這樣溫柔。

 他必然已經知道一切。

 “你現在很得意是吧。”雪芝輕輕笑著,自嘲道,“我把他當成你,把他打扮成你的樣子,在知道他不是你的時候就對他這么糟糕。你很得意,是么?”

 “是我錯怪你了。”上官透將她轉過來,輕柔地擦去她臉上的淚水,“如果知道你一直想著我,我是絕對不會那樣對你的……對不起。”

 雪芝抬眼看著他。

 他依然是那么英俊,只是比以前白皙了許多。每次當她注視著那雙琥珀色的瞳孔,便會忍不住沉淪。她從來都是這樣迷戀他。導致七年來,一直在犯著無可挽回的錯誤。

 上官透側過頭,雙唇溫柔地覆住她的唇。

 這是一個深情卻又微微顫抖的吻。

 從他和奉紫一直偷偷跟著她,回到重火宮以后,他的心便一直在下沉。曾經在雪芝的窗臺上插櫻花而被冒充穆遠的夏輕眉發現,逃去得非常匆促,他不曾留意過其他的東西。

 例如雪芝房外,被換下的,滿地枯萎的櫻花枝葉;還有她房內,掛得高高的寒魄杖;還有她寬闊的大床上時刻空著的位置,以及她睡覺時緊緊摟住的他的枕頭……

 還有這個人。

 他復出江湖這么久,沒有人告訴他雪芝改嫁是他出事五年后的事;也沒有人告訴他,雪芝之前一直不知道他死了;更沒有人告訴他,雪芝和這個連他看了都感到毛骨悚然的人同行同住五年,只因她以為這個人是上官透……

 雪芝不曾解釋。

 此時,知道在雪芝得知這人是穆遠的情況下,上官透應該安慰她而不是只考慮自己的事,可他再無法忍耐。他無法用任何方式表達自己的震驚和后悔。他只能用力地抱緊她,親吻她,恨不得將她揉碎在懷中。

 她卻用力將他推開。

 他錯愕地看著她。

 “不,我不能再和你在一起了。”雪芝一邊后退,一邊搖頭,“我不能。我不想看到你。”

 “我知道,你覺得負了穆遠,所以不愿意和我在一起。可是事到如今,我已經不能離開你。”上官透苦笑著,“我會等你,直到你愿意回到我身邊。”

 他轉身走了兩步,她在后面說:“我這輩子都不會再和你在一起。”

 上官透沒有回頭,只是背對著她,淡淡道:

 “那就等到死。”

 奉紫帶著穆遠離開的當晚,穆遠便咳嗽不止,最后還咳了血。大半夜的,她又找不到任何大夫,只有推著穆遠在一家客棧留宿。第二天清晨,她便找了馬車,帶著穆遠趕到長安。

 在客棧房間外靜候了半個時辰,大夫才出來,對她簡單說了幾句話,然后搖搖頭。

 奉紫面色發白,一下坐在地上。

 幾日后,林宇凰趕回重火宮給重蓮掃墓。他每年都有無數的理由去探望重蓮:雪芝生日,奉紫生日,相識紀念日,第一次吵架紀念日,第一次送禮紀念日,鬧脾氣最厲害的紀念日,第一次分手紀念日……

 這一次,卻是頭一次在重蓮的祭日去看他。

 他上了香,放上了幾個水果,還有重蓮最喜歡喝的粥,微笑道:“蓮,你離開我們已經十七年了,我也成了一把老骨頭。當初你擔心奉紫身體不好,還認為我不是個合格的爹,竟舍得把女兒丟給軒鳳哥養,還忽悠我這么多年。這事軒鳳哥要不告訴我,大概我永遠都不會知道了吧。你老實告訴我,奉紫是不是早就知道了?看她對雪芝越來越惡劣的態度我大概可以猜出幾分。芝丫頭最近心情也不好,有機會再告訴她好了。”

 “雖然方式和我們想的不大一樣,但是女兒們現在很幸福,孫子也很好。你也可以安心了。你妹子我也有好好照顧,不過我可從來沒有背叛過你哦。”他拍拍墓碑,忽然狡黠一笑,“看我這身子好得不得了,估計一二十年內還死不了,所以你別指望我會來陪你。”

 林宇凰的手指撫過墓碑,在“重蓮”二字上撫摸了很久:“不過,我會一直等著大美人的。”說罷在上面輕輕一吻:“好好休息,林二爺我過兩天抱孫子過來看你。”

 他站起來走了幾步,像是又想起什么似的回頭道:“不過孫子個子沖得好快,再幾年都抱不動嘍。”

 翌年。

 蘇州。

 正逢初春,桃李爭艷。趕上廟會的時節,這座城即便入了夜,也一如既往的繁榮熱鬧。有頑皮的孩子跑過,撞散了枝頭上的桂花。紅白相間的花瓣兒紛紛揚揚落下,飄在橋下的流水中。一艘艘游船畫舫劃過,賓客們在船頭飲宴,僅留下淺淺的漣漪。

 海浪一般的人潮涌入德橋擠,幾個公子哥兒正在花下飲酒作對;年輕的姑娘們面如桃花,手里拿著香噴噴的桂花糕;一群父母帶著孩子圍在一起,看楊家將和牛郎織女的的皮影戲;橋梁下,數對情人點著紙燈籠,含情脈脈地望著對方……

 然而,與這個熱鬧而歡騰的氣氛十分不合的,是街邊蹲著從大到小三個人。這三人并排蹲著,均撐著下巴,雙目無神地遙望遠方。他們身后放著竹簍子,里面裝了滿滿蔬菜一樣的東西。而三人面前均擺著攤子,攤上擺著菜渣子的樣品。攤旁掛著巨大的紅色牌匾,紙上是歪歪扭扭的毛筆字:小黃鳥藥鋪。

 很顯然,這家小黃鳥藥鋪生意慘淡,無人問津。店主也就是小黃鳥一臉愁容,轉頭看了看右邊的雪芝。雪芝回避他的視線,又轉頭看了看右邊的重適。

 “芝丫頭,你真的堅持要在這里賣藥?”

 “是。”雪芝斷然道。

 她好不容易有機會從重火宮跑出來,把事情交給海棠打理,怎么可以不盡情做自己想做的事?

 “好吧。那么……”林宇凰小聲道,“如果要繼續……能不能把店名改一個?”

 “不改。”

 “那,芝兒能不能親筆題字,二爹爹不想讓自己的字這樣毫無保留地暴露在……”

 “不能。”

 林宇凰長長地嘆了一口氣。他原本以為雪芝已經忘記了小時候的奇怪癖好,誰知她居然在當了宮主后丟下重火宮不管,拽著一老一小云游四海的藥草商人。

 而且,據說這一回她要堅持三個月以上。

 林宇凰又長長嘆了一口氣。

 重適終于受不了了,橫眼雪芝,對林宇凰道:“外公,我們出來有十五六日了吧,藥草賣出去有十五六根么?”

 林宇凰隨口接道:“是五六根吧。”

 “嗯?”雪芝看著宇凰,目露兇光。

 林宇凰立刻縮成小小的一團。

 雪芝哼了一聲,仰頭道:“我賣的藥數量雖不多,但賣出去的可都是極品。先是當歸,然后是鹿茸,再是人參……”

在線閱讀 網:http://www.eftrkn.live/
三d历史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