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在線閱讀網 > 月上重火小說 > 章節211

章節211

 上官透按著信上給的地址,一個人去了傲天莊南面的別院。

 深秋時節,繁花碎盡,山骨兒細細,枯樹落葉墜。萬物都被十月濃霧褪了色,遠處的高山頂上,甚至已蓋了一層朦朦朧朧的初雪。傲天莊外樹林潮濕凄清,深處寂靜無聲,只有一只不知身藏何處的鳥兒在膽怯地嘶鳴。

 推開別院的大門,幾只黑鴉惶恐地振翅而飛。滿院的落葉,而天已快要黑盡。他看著這個荒涼而偏僻的別院,突然意識到情況有些不對,準備轉身離開。但再拉大門,已巋然不動。

 看樣子,非前進不可了。

 上官透挑著黃色的燈籠往前走。燈籠上掛著大紅穗兒,白玉墜兒,顏色鮮亮,在黯淡的天地間顯得醒目卻又突兀。

 進入第一個房間,略有一些破舊的陳設和古董一般的花瓶,卻空無一人。穿過這個房間進入回廊,看到面前有一排房間,紅木房門都緊緊關著,而中間一個房間則是半敞著的石制大門。

 上官透進入那個房間。

 房間很寬敞,通向另一個方向的幾扇門大開著。靠窗的木框紗邊米色方簍中插著幾枝梅花。秋風凄惻陰森,揚起房內的黑色輕紗。紗很薄,薄到不經意看,還以為是無色的。

 輕紗后面有一張紅木床,床后的墻上兩側掛著梅花花枝的古木雕刻,中間鑲嵌了一個巨大的圓形紗窗,表面是精致的黑線刺繡,后面燃燒著黃澄澄的火光。床頭床腳掛著厚厚的黑帳,帳前各有一個燈柱,柱頂放置著透明的乳白薄玉燈盞。

 床前有一個大理石棋局。棋盤散亂,黑白子在燈光下盈盈發亮。

 而此時此刻,床上坐著一個人。那人穿著深紫色的衣裳,頭上披著同色的輕紗。頭上的銀飾,頸上的銀墜在紫紗下若隱若現。

 他低垂著頭,正在自弈。

 一開始不是沒想過這人是穆遠。但是他的打扮和行為舉止和穆遠毫無相似之處。

 上官透很想問他是誰。但他不能這么做。

 直到那人用柔軟的聲音道:“現在的上官公子果然才貌雙全又武功蓋世,恐怕就算重蓮再世,看到你也會老實躺回棺材里去。也難怪有那么多的女人為你神魂顛倒。”

 說罷,從床頭的黑帳后掐住一個人的脖子,將她扔出來。

 上官透定睛一看,那竟是消失了多日的柳畫。柳畫被塞了嘴,渾身捆綁著,躺在地上像被拔了翅膀的蒼蠅一樣扭動。上官透蹲下,拔出塞在柳畫嘴里的東西。

 “你快走,快走啊。”柳畫小聲道,“他們要殺你——”

 “臭婊子,給我閉嘴!”那紫衣人大聲道,一邊將手中的棋子彈出,直直刺穿了她的耳朵。她的耳朵頓時脫落下來,血肉橫飛。

 柳畫慘叫著在地上翻滾。

 上官透道:“敢問閣下專程叫在下來,有何指教?”

 “是想送上官公子一個禮物。請跟我來。”那紫衣人竟很快恢復柔和,從床上走下來,走到另外幾扇門面外面。

 上官透跟著他前進。

 那扇門外面竟是一個懸空的木橋,下面是幽幽河畔,和生長在河畔旁邊的枯樹林。有幾只小船停泊在岸邊,船上掛著麻繩串連的密密麻麻小白燈籠。

 木橋直通一個樓臺小亭,亭柱上的白紗在微風中翻舞。亭中坐了一個老和尚,老和尚正在敲著木魚,他的左右兩側各放置了一大一小的棺材。

 “那就是給上官公子的禮物。”紫衣人指著大的棺材,輕聲道。

 上官透還沒來得及回話,紫衣人已經轉過身來,朝他微微一笑。

 而這張臉,無疑把上官透嚇了一跳——他的震驚程度,絕不亞于第一次看到釋炎徹底妖魔化的模樣。

 那是一張被傷疤覆蓋的臉。在灰暗的天色中,那些深深陷入皮膚的疤痕顯得如此猙獰,完全將他原本俊美的臉破壞得不堪入目。可是,這些疤痕還不至于恐怖到讓人感到惡心,也不至于多到讓人分不清這個人的臉。

 所以,在看到這張臉的一瞬間,上官透想到的并不只是毀容這樣簡單的問題。

 因為這個人是夏輕眉。

 “你…還活著?”上官透幾乎說不出話來。

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夏輕眉仰頭大笑,“為何人人都要問我這個問題?我分明就沒有死過。只是在你們在以為我死掉的時間里,我都去做一些很有意義的事罷了。”

 “例如——精湛的易容術?”

 “聰明,不過易容術卻是我早就會的。我只是潛伏在重火宮內,反復觀察那個似乎十分容易模仿的大護法而已。后來我也發現了,要模仿穆遠的行為舉止,確實不難。”

 “但是模仿他的武功很難。”

 “所以,那時候我覺得很痛苦,只是頂著他的臉到處跑。可是在這樣的時候,你知道我遇到什么人了么?”

 上官透微微瞇眼:“重雪芝?”

 “不。是他的爺爺。”

 “宇文長老?”

在線讀書:http://www.eftrkn.live/
三d历史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