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在線閱讀網 > 月上重火小說 > 章節210

章節210

 不知過了多久,人群中依然無人出聲。雪芝道:“好了,七櫻夫……”

 “八萬!”一個略微發顫的聲音響起。

 七櫻夫人則是淡淡一笑:“十八萬。”

 這時,她身邊的一個血櫻子低聲道:“女人,二八一十六。”

 “哦,對。”七櫻夫人回頭,也壓低聲音道,“唉,叫都叫出來了,誰規定一定要乘以二?你別讓我丟人好不好。”

 半個時辰之后,七櫻夫人讓人搬了六個裝滿銀兩的巨大箱子入門,將兩本秘笈納入囊中。人群漸減散去,付了銀子之后,裘紅袖摘下面具,嘆了一口氣:“對我和狼牙來說,一品透還活著無疑是這些年最令人雀躍的消息。可他也越活越不灑脫了。妹子,當年我第一次見你的時候,你還真只是個漂漂亮亮的單純小女孩兒,單純得讓我們都擔心你會被那個花花公子欺負。但我怎么都不會想到,真正厲害的人是你。真的,你很厲害。無論是作為一個人,還是一個女人,你都成功了。”

 仲濤似乎也沒有什么特別想要說的,只走到雪芝面前,拍拍她的肩,道:“一品透很想見見他兒子。”說罷轉身走了。

 剛好,對于適兒沒日沒夜要回到爹爹身邊的叨念,雪芝也感到十分頭疼。她讓人將適兒送到月上谷,下定決心無論再想他都不會在三個月內讓他回來。上官透會知道她這些年也不好過的。

 又過了兩個月。

 少林寺。

 “數月不見公子,不知有何吩咐?”釋炎面對佛像,手持念珠,靜靜敲著木魚。

 他知道穆遠在自己的身后。只是,當他知道穆遠在太虛峰落敗一事后,這個“公子”似乎就再沒以前那樣可怕了。他的聲音多了幾分平靜,少了幾分恭維。

 “釋炎大師這幾個月過得可好?”

 一聽到這個聲音,釋炎身子僵硬。然后,他緩緩回頭,看著眼前的人,像是從來沒有見過他:“是你?”

 “不是我是誰?”

 “你不是已經被原雙雙殺了,怎么會……”

 “被殺就一定會死么?”

 “可是,你的腳步聲,為何與穆……與公子一模一樣?”問出這個問題以后,釋炎頓時才發覺自己說的話都是廢話,但他也不愿意去相信事實,只遲疑道,“你才是公子?”

 “有時候是,有時候又不是。但是近些年都是我。”

 “不可能。那時你已經走火入魔了不是么。”

 “看人不要總是只看表象,方丈。真正該走火入魔的人是你。”

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“對自己的身體,你應該最了解罷。”

 釋炎微微一怔,隨即陷入沉默。

 “所以,照著我說的話去做,我可以讓你恢復過來。”公子笑了笑,撥弄著腰間的玉佩,“還有,全本的《蓮神九式》,你想要么?”

 經過幾個月的努力,重火宮里的一切都有了明顯的起色。然而,之間發生過兩次小插曲讓雪芝感到有些不好意思,同時又很不愉快。

 一次是護鏢的事。雖然試圖彌補過,但經過穆遠之前的折騰,原本就沒開正式鏢局的重火宮早已失了信譽。可是突然一日,有人上門拜訪,主動送來了個大生意:從苗疆護送一批珠寶到洛陽,薪金萬兩。不過條件是最少讓四大護法其中兩個當鏢師。

 這么多銀子,雪芝當然同意。但是等貨到洛陽,兩個護法回來以后,卻帶回來珠寶商說的話:“其實開始是打算讓長安的月上鏢局來護送的,但苗島主說近日人手資金緊缺,讓我們找重火宮來辦。結果果然很滿意啊,替我多謝雪宮主了。”

 一次是月上谷鬧事。一批月上谷的弟子喝醉了借酒發瘋,把重火宮設在安陽的武館砸了,還傷了好幾個學徒。雪芝聽了這個消息以后只是淡淡說叫他們賠償,但剛放話出去沒多久就后悔了。很快,苗見憂親自拜訪了雪芝,賠禮道歉后說,因為谷內缺錢,所以不能賠銀子,只好賠幾段布匹以謝罪。

 雪芝看著那幾車在洛陽以寸計價的福氏絲綢錦緞,斷然拒絕。苗見憂笑盈盈地說,宮主這樣和我們撇清關系,是打算與月上谷過不去?雪芝說當然不是。苗見憂轉身就走。

 發生了兩次“不經意”和“不小心”的事,雪芝少走了不少彎路。但是正因為眼見一切都在好轉,雪芝更加努力,病拖了一身,終于臥床了。

 因為平時太累,回到房間第一件是事就是倒頭大睡。她窗臺上的花瓶也已經空了整整半年。身體的不適外加長期的辛苦奔波,雪芝一個人躺在床上的夜晚,異常想念上官透。

 幾日后,上官透收到了重火宮的信件:

 殘秋臥疾殘花香,七年秋光自情傷。

 白云高臺君去遠,舊雨重逢月凝霜。

 妻雪芝上

 然而,幾日前寫下這封信的人不是雪芝。

 寫這封信的人究竟是誰,雪芝也不知道。她只是在高燒重病的情況下,看著釋炎往自己嘴上纏了一道又一道的白布,還有面前一個熟悉的背影正在飛速奮筆疾書。

 不管如何,她已經知道這個人有問題。

 穆遠自小習武,不擅長舞文弄墨。他只認字,也只是為了讀懂武功秘籍。況且,他寫的字并不好看,而且速度也很慢。

 要么是穆遠隱藏太深。要么,他不是穆遠。

在線讀書:http://www.eftrkn.live/
三d历史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