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在線閱讀網 > 月上重火小說 > 章節208

章節208

 幾日后,奉紫收到了一封密函,發信人叫她去蘇州會面。她知道這個人是誰,所以當下就動身了。然后,她在蘇州的客棧中見到了負傷的穆遠。穆遠對她說出了前幾日發生的事,淡淡交代了一下自己跟重雪芝成親的目的,還說了自己和重火宮是注定的仇家,想帶她私奔。可是奉紫卻擋住他前進的路:

 “如果你想報復,想要毀了重蓮的女兒,才能平復你的恨意,那你殺了我吧。”

 “以前你從來不會這樣對我說話。”穆遠正視她,“你喜歡的一直是以前那個對你不理不睬,滿腦子只有重火宮的穆遠,是么。”

 穆遠的雙瞳猶如碧海,深沉而不見底。奉紫早已發現,他的眼神與以往不同,雖然舉止言行依然冷漠旁若無人,但他的眼中寫著的東西,完全不屬于以前的穆遠。

 奉紫突然感到迷茫。

 難道對自己來說,只有對自己不理不睬的時候,穆遠才有吸引力?

 穆遠譏笑道:“這就是所有大小姐的通病。因為對自己的好的人太多,所以厭倦了這樣的感覺。誰真心對你,你就討厭誰。誰對你不理不睬甚至殘酷無情,你就喜歡誰。是么。”

 奉紫無法解釋。

 這些年對穆遠的感覺,確實在慢慢淡化。她有時候甚至覺得,以前自己對穆遠的愛慕僅僅是停留在表面上,當深入接觸以后才發現他根本不是自己想的那樣。

 “不管你對我怎么看,你永遠都是我的。”穆遠又恢復了平淡的表情,“我會回來。”

 然后他離開了。

 雪芝回到重火宮去查過門派內務。她非常詫異地發現,重火宮原來在這四年內一直處于銀庫虧空狀態,學徒的學費、兵器交易、比武擂臺收入等也不翼而飛。

 她詫異得臉發白,用幾乎將桌子砸碎的力氣在上面重重一拍,詢問這究竟是怎么回事。下屬戰戰兢兢地說,這些事都是大護法在管理,他說宮主都知道的。

 早該想到這么多的。

 雪芝雙手微微發抖,隔了很久才命他不要外傳,然后揮揮手讓他離開。原來她失去的不僅僅是穆遠。

 現在再無法談報仇,更沒有時間傷感。得想辦法彌補。

 她立刻調動了琉璃、海棠和四大護法帶領大批人馬去尋找穆遠,然后派一批高手去參加近日的擂臺比武,再親自趕到京師去尋找司徒雪天,賒賬找他進了一大批銅鐵礦。

 接下來大部分的時間里,她都守在重火宮的工房,監督鐵匠鍛造大量兵器。然后一件件親自檢查以后,賣給各城最大的兵器鋪。

 重火宮從來不大量出售兵器,也很少將兵器上“重火境”三個大字標在劍柄上。這一回雪芝這么做了,很多人就沖著這個標志都花高價買下兵器——原本重火宮賣給兵器鋪的價格就已經極高,那些店鋪賣出去的價格竟是這個的三四倍。

 很快她回收了第一筆銀子,數目不小。只是四年對一個門派來說,絕不是一段很短的時間。不要說恢復以前的財力,就現在的狀況,想要還清拖欠侍從婢女們的薪金都像天方夜譚。

 正因為銀庫虧空,很多宮內值錢的東西都被變賣,下屬的薪水短的拖欠了兩三個月,長的有一年。新來的弟子有的很有錢,學費最多交了十年的,還包括了住宿費和伙食費,這些銀子也毫無蹤跡。

 據說近期內穆遠還以重火宮的名義接了幾筆大的保鏢買賣,對方看是重火宮的名號,只象征性地要了一丁點兒押金。但是到最后貨物被莫名卷走,沒了下文。即便是在丟失了這么大筆財物的情況下,也沒人敢得罪重火宮。只是這樣的小心早已不脛而走。

 而穆遠依舊沒有消息。

 賠償了護鏢的損失之后,雪芝才發現這次欠的債根本是個無底洞。她從來不曾同時管理過重火宮的內外事務,連續不分日夜的操勞讓她整個人瘦了一圈。只是依舊沒有留給自己休息的時間,繼續督促打鐵的同時,她知道這樣做無異于殺雞取卵。重火宮的兵器在不久的將來必然會貶值。

 她做了更加殺雞取卵的事。

 幾個月后,兵器譜大會排名巨變,月上谷黑帝劍拿下了第一。只是到了武笈比武進入前十角逐的時候,月上谷突然棄權。于是第一依然是重火宮。

 眼明人都看出來是上官透太出風頭,同時不想得罪重火宮。可月上谷這幾個月的聲勢擴張非常驚人,武功實力方面早已是泰山北斗,不必多說。在財力方面,整個月上谷似乎就是鴻商富賈的聚集地。在上官透接了福景然的產業之后,用富可敵國來形容絕對不足為過。

 大會結束之后,整個武林沸沸揚揚地傳出一個消息:重火宮高調出售《天啟神龍爪》和《飛花心經》的秘笈。只賣給有威信和聲譽的門派或者個人。價格面議。

在線閱讀 網:http://www.eftrkn.live/
三d历史开奖结果